陌小陌陌生

子博客→陌小生
三次超忙碌中

继续摸段子,我好饿,荒野求生越看越饿

 


----


南北的路你要走一走哟。


 

“在我刚开始打游戏的那个年代,你这种行为通常用三个字来形容。”

 

“哪三个?”刘小别随口问,他的手机在手里噔嘟嘟嘟哒地震动着收到短信,高铁已出票,酒店已预订。

 

许斌咳一声:“千里送。”

 

 

忽略对话的背后含义,刘小别三十个小时后出现在G市时只觉得自己热得仿佛京巴腊肠和热狗。他再也不说卢瀚文上次过来就赖他被窝不动窝的行为了,G市真温暖。

 

“我不想回去了。”刘小别给袁柏清发消息,“这地方不用穿大衣!”

 

“我会跟队长说你嫁过去了的。”袁柏清迅速回复。

 

 

然而多年小说电视剧经验表明,每次不告而来的突然袭击都是会发生意外的。

 

刘小别内心暗爽表面上波澜不惊给卢瀚文打电话:“在哪?”

 

“家。”

 

“……”

 

所以说惊喜有什么好的,惊喜总要加上某一方的啊啊啊啊变成惊吓。

 

“等等你那边背景音的口音——小别前辈你在哪?!”

 

“G市火车站。”刘小别缓慢吐字,太丢脸了他想静静,“我刚从高铁上下来。”

 

 

“你把我吓得够呛。”卢瀚文小小地抱怨道,“我妈还问我是不是接着诈骗电话让我还钱。”

 

“你出来阿姨没说什么?”

 

“我说战队有新战术要排练我得回训练营。”卢瀚文低头摸手机,“所以我现在要给黄少打个电话。”

 

 

“小卢你这叫伙同别人欺骗。”黄少天非常不愉快,他觉得战队的小宝贝学坏了,“好了好了,你妈打电话来战队时我会接的。我记得你不是刚请了一周假回家吗怎么又跑出来了,你跑哪去了别乱跑啊——”

 

卢瀚文嗯嗯敷衍,听到最后突然表情一亮。“小别前辈来给我千里送了。”小鬼喜气洋洋地宣布。

 

刘小别觉得此时此刻他和黄少天的心声是一样的。

 

挂了电话的卢瀚文惨遭迫害。他千里来送的男朋友捏着他的脸跟他斤斤计较:“注意用词,什么千里送,我送过来了你收吗?”卢瀚文被他捏的手舞足蹈抗议,刘小别熟练躲过,捏过瘾了才心情很好地松手,连他的小男友揉着脸嘀咕他暴力也不计较了。

 

然后刘小别就问他:“既然我过来千里送,有什么回礼吗?”

 

卢瀚文想了想:“请你喝艇仔粥?”

 

刘小别深深地深深地看着他:“艇仔粥?”

 

卢瀚文笑得非常青春且清纯:“小别前辈你不想喝吗?”

 

刘小别陷入思考。他应该得寸进尺一点。跑一趟不容易,千里迢迢而来,总不能回去一问你去干啥了就说我喝了艇仔粥吧,帮他在队长前头打掩护的柳非和袁柏清还不得笑死。转头是他的小男友,矮他一头,年纪轻轻,非常青春,非常清纯。

 

还能怎么办,认了呗。

 

于是刘小别一挥手:“走,喝粥去。”

 

 

 

“千里送怎么样?”回去之后柳非问他。

 

“G市好玩。”刘小别总结,“小男友没玩到。”

 

柳非不说话,柳非用行动嘲笑了他,柳非咯咯咯咯地笑起来。

 

“好像我敢玩他似的。”刘小别辩解,“我是在很认真地谈恋爱。”

 

 

认真谈恋爱的B市小青年一个月后在客场打比赛时请了全队一人一碗艇仔粥。

 

“艇仔粥好喝吧。”刘小别眉飞色舞地跟袁柏清炫耀。袁柏清点点头,于是他继续炫耀:“好喝就对了——我家小朋友推荐的。”

 

袁柏清面无表情放下碗:“一点都不好喝。”

 

 

----

 

柏清:这粥又酸又苦全是单身的人儿心里的泪,有男朋友真是了不起


冻到神智失常,遂摸段子


----


北方真冷,异地恋真难。

 

刘小别的小男友躺在被子里严肃总结。

 

 

他俩刚从机场回来,带着一身初冬清晨的寒冷空气和PM2.5逃命一样钻回宿舍。刘小别开锁时还想着原计划里要去故宫天安门南锣鼓巷逛一逛,虽然这三个地点列出来时袁柏清在旁边翘着兰花指抹着大宝SOD蜜笑得花枝乱颤:“你带人家逛B市就去这种地方啊?”

 

这要平时刘小别就揍他了,但这次他还真有点不自信:“那B市哪好玩?”

 

袁柏清沉吟片刻思考一会儿:“……我觉得这三个地方就挺好,历史政治温饱都有了。”

 

嗨,五十步笑百步,十几岁就在训练营扎根,谁也压根没认真逛过自己活的这一亩三分地。刘小别还比袁柏清强点,他未来要实现的第一次去起码不是自个儿去。

 

有男朋友真了不起。

 

现在他了不起的男朋友,南方人,刚在北方的冷空气里完成被一路风吹的成就,决定要在微草的宿舍里——着重强调,在刘小别的被子底下——度过这个短暂的三天假期。

 

刘小别张了张嘴。他前天还特意提醒某人北方入冬冷得足够让他半死,出来接机前怕冻着还给带了件羽绒服裹着;他花了两天查了地铁路线公交路线景点介绍吃饭地点,瞒着队长夜里偷偷摸摸在被子里百度旅游攻略;他俩就三天时间,但刘小别费的心思和时间可远不止三天,老早以前特别早以前G市客场吃完夜宵他拉着小男友的手在楼底下压马路消食时他就有这个想法了。可现在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卢瀚文从被子里钻出个脑袋:“太冷了——中午会不会暖和点?”

 

“会。”刘小别说,走过去拍拍他,“腾点地方。”



----


最后结果是他俩一起盖着被子躺到中午出太阳了然后裹着大衣和羽绒服吃饭去了,刘小别还顺走了袁柏清的半瓶大宝给他的小男友抹手手

我好俗啊

还得再忙一阵

这几天经历了很多不想经历的事,签了我妈的死亡证明,签了火化同意,捡过刚烧完的骨头,抱过遗照和骨灰盒,按着家里的规矩在村里的地下了葬

还有很多事要忙,过两天圆坟,三七,五七,遗产继承,医院费用结算,遗物清理,身份注销,真的很多后事要处理

想写点什么,又不想写。这时候的我不是个合格的写手,我能给读者看什么呢?不高兴的,也不难过的,只有茫然的和空荡荡的,我不想给人看这种样子的东西

等尘埃落定了还需要和我爸讨论一下以后。不打算考研了,今年根本没料到这么快,我以为她要走也是冬天的事,就没报名,明年我二十三,太晚了,还是得规规矩矩拿着本科毕业证找工作


我只是很遗憾,我回到医院时医生告诉我你可以签字了,我去病房,我爸蹲在门外,我姨在床边,我摸着那只手问停了?我姨说停了,我沉默,然后说我去签字

在这个十一月的开头,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过去了

三次有事,长期失联

我人生圆满了

就是,终于毕业啦

bb个磊兰段子,左方女装预警

这故事应该叫黄粱梦

背景概括叫现代,方兰生有记忆,遇着晋磊,晋磊是杀手,方兰生觉得还有救

没了

工作使人拾不起笔
bb个废梗,我本来想叫它不得志


私设任小冲的能力会让他迅速老去

进笛见塔的第某年任小冲和老板娘说要走了,辞职不干了,他笑得轻佻,说要回家养老,白老板叹一口气,破天荒没接话。
那个印记渐渐淡去,任小冲换回他那身吊儿郎当的衣服,说赶紧找个能干久点的接班人吧,老板娘问你就这么直接地走,任小冲也叹气:我是挺想好好逛逛塔再走的……趁着那孙子还在噩梦寺没回来我还是赶紧溜吧,我怕他再撵我三条街。
这话说夸张了,他想,武伽哪会再追着他跑 。
这年头,浪子回头洗心革面,前仇尽勾把手言欢。往回一瞧,都是多好的事啊——就是没机会。他想自己毕竟是没福气,注定了要飘摇要流离要没善了。姓姚的那个神棍跟他说什么来着。
于是他也叹。
郁郁哟——不得志哎。

梦塔#武任#事不过三

摸个短打,为写梗练手找感觉

瞎逼逼序章和第一集系列

 

 

《事不过三》

 

 

左转三条街,上房。再三条街。前方死路不通。武伽停下来喘口气。

 

事不过三。

 

 

这是他第三次跑出两公里去抓人,抓的还是同一个人。腿都跑得有点软。武伽抹把脸抬头看,目标站在巷子里。第一次离得近。竟发觉那背影有些瘦。

 

他往前走,第三步时对方冲过来要挥拳头。武伽眼都不眨抬手扣住,手里捏着的手腕子也瘦,骨节磨着茧,很深地戳进去。不疼。他觉得自己像在抓兔子,深呼吸一口气。

 

“任小冲。”他平平板板地念。名字是拿玉扳指换破纸伞的胖子说的,听着倒像模像样。逮着的家伙终于有了反应,一脚不自量力地往他腰上踹。武伽面不改色一退一侧一跪,任小冲就被他一膝盖摁在刚盖了雪的石板子上。

 

任小冲嘶一声。武伽猜着是压了他肋骨,疼。三十出头的武警官还知道不能暴力执法,听着喊疼就松了劲。就这么一泄力气的功夫,任小冲手腕一拧像条鱼似的贴着地面一出溜,反手扒拉半筐冬枣铺路,一眨眼就没了影。

 

“小爷在海都市混了快十八年,想抓我任小冲——再过两年吧!”

 

又让他跑了。武伽想,揣着手往回走。摸着警拐冰冰凉,雪一样。他咂着任小冲走时那句话,手又抬起来比划个弧度。

 

真瘦。

 

妈的,这家伙居然还没十八。

 

 

且不提追着个未成年到成年的小混混什么心情,追到第三年时武伽都要骂娘了。

 

他从三十一生生磨到三十四,甚至一度立下“抓不到任小冲我誓不成家”的荒唐言论。局子里别的人拦着他,说别耽误姑娘。

 

武伽没啥可耽误的。他没许亲,没看上的姑娘,没红鸾星动桃花运开。正好一心一意为人民为岗为业做贡献。上次太子街逮着任小冲拿个空烟盒诈大款,武伽撵他到大世界门口。临失手前急着箍小年轻右胳臂,结果真失手扯脱了对方手腕。任小冲抬着左手腕子上的手铐跟在他后头一路嚎丧似的哭。武伽还是太直,面上抹不开,赶上家面馆就忙躲进去。

 

他挑个桌子坐下,寻思着要不要给人把腕子接回去。脱臼毕竟挺疼。任小冲受不得疼。想到这骂一声,心慈手软不是好事。起码在面对这种流氓混混小王八蛋上。这么一想心也定了,抬手招呼端菜小妹,开口想问有什么吃的。任小冲擦擦眼睛抢了先:“妹子——来份小黄鱼。”

 

这像话吗。武伽瞪他一眼,跟姑娘说别听他的,来份面。

 

“武孙子你个小气鬼。”任小冲念念叨叨,“掰断了手还不让吃条鱼。”

 

“再贫蛋我真给你掰了。”武伽掰筷子夹面。木头特清脆地叭一声。任小冲立刻不说话,张嘴就啊。武伽就瞪他。

 

这人怎么能这么没脸皮。

 

然后他挑了两筷子面塞进任小冲嘴里。

 

心软个屁。十分钟后武伽站在面馆门口被两年没停过的雪淋了个透心凉。刚占了他两筷子便宜的某人接好了手腕趁着出门扯了他裤腰带脚底抹油转身就跑。

 

日你。武警官提着裤子终于爆句粗口。

 

 

雪下整三年时他面沉如水心喜如焰地拽着任小冲坐回老位置,俩人中间的手铐凉飕飕冷冰冰。触感异常好。武伽心情也好,随着任小冲点份鱼。搞得对方见鬼似的多看他两眼,愣是没敢张嘴讨一口。

 

上次他在这地方遇见过任小冲。对方刚要了碗清汤面,除了汤和面就葱花的那种,翻着空了吧唧的口袋跟他说武警官你看我连条鱼的钱都不值。

 

这倒是实话。通缉是通缉,赏金没多少。半条。任小冲眨巴眼。他这个月没怎么出去折腾,穷的半死凑合能活。凑上来小心翼翼戳武伽手背,说要不算我投案自首您拿赏金帮我买半条清蒸鱼?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武伽真的买了份清蒸鱼。他俩一人一半分完了,任小冲拍拍肚子心满意足,脚底下悄无声息地就想溜。武伽下意识拦他一脚,忽然又懒得抓,放下筷子瞅他一眼。

 

“没下次了啊。”

 

“是是。”任小冲跟他点头哈腰地笑,语气不着调,撩开门帘时扔过来个东西,“谢谢您武警官——”

 

武伽一伸手,他那条被扯跑了的皮带子捆着个大红蝴蝶结掉下来。

 

想到这武伽磨磨牙。加了辣椒酸菜的招牌面上得快,热气一冲气也过了。他不着声色地拿筷子把鱼往自己这边推,听见对面急得手铐链子哗哗响。他甚至有心抬头对任小冲挑挑嘴角。反正这顿饭完了这家伙就得进局子,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武伽这样想着,早早给这三年的追逐战画了个句号。

 

 

END

 

 

我可没说事不过三是成立的【小声


看完了第四集,忽然不想写了,扔梗跑路换脑洞
但五仁依旧很好吃
顺手放几张开会时摸的简陋表情包,在p2及以后,不吃五仁的可以直接翻表情包